飛書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情感

不小心蹭到豪車沒錢賠,被車主強行拖入草叢,沒錢賠償那就用肉償

由 流星是瞬間 發表于 情感 |2022-08-05|

想想其實應當看開,今日使人流淚的愛情,他日終會淡出,一切不外是時間作祟。

停車時,我不小心把一輛奧迪給颳了。

不小心蹭到豪車沒錢賠,被車主強行拖入草叢,沒錢賠償那就用肉償

車主懷疑我無證駕駛要報警,我慌忙解釋,爭執間我倆在草叢裡滾作一團。

路過的熱心大媽十分熱心,直接一個舉報,於是我倆被掃黃打非辦抓了。

心機腹黑顧斯聞X吐槽達人秦年年

我爸提了輛新車,寶貝得不得了。

五一放假開車回爺爺家,一路上他連方向盤都不捨得讓我碰。

不是,就算我技術不行,也不能像防賊一樣防我吧。

所謂知恥而後勇,趁著我爸喝大了,我偷開他的車出門練車。

小區北邊有一大片空地,平時連個人影都沒有,練車十分安全。

話說早了——

我把邊上停著的奧迪給颳了。

車主一手搭車門,一手端咖啡,滿眼震驚。

顯然沒想到會遭受這樣的無妄之災。

這誰能想到?

我也想不到——來時候好好的,回來時候邊上停著一輛奧迪。

車主扯扯被咖啡潑溼的襯衫,抬手把紙杯丟進垃圾桶。

我連忙下車,一邊遞紙一邊道歉,“真是對不住,您沒事吧?”

車主臉色說不出的微妙,接過紙巾按在衣服上。

他身姿挺闊,寬肩窄臀,浸溼的白襯衫下,八塊腹肌閃閃發光。

不但如此……車主還是個巨巨巨巨帥無比的大帥比。

鼻樑高挺劍眉星目,是那種會被美商博主按頭誇的骨相。

該說不說,帥哥就是帥哥,隨隨便便往那一站就是一張畫報。

就是說出來的話不怎麼中聽。

“你在哪學的駕照?是合法經營的正規駕校嗎?”

我小聲,“不在本市……”

在S大旁邊,拼團八折,便宜包過,饒是菜雞如我也一次拿下駕照。

教練也十分盡職,是我技術不行。

他擰眉,“什麼?無證駕駛?不行,我得報警!”

好好的一個帥哥,怎麼還耳背呢!

眼看著號碼要撥出去了,我下線的智商終於迴歸,當下一個健步上前阻止。

這可使不得啊!

他側身躲開,我沒收住力道,慌亂中直接把人撲倒在地。

壓在下面的他,有點懵。

趴在上面的我,有點懵。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帥哥臉色黑得像鍋底漆一樣,估計長這麼大沒這麼尷尬過。

他咬牙,“你……你能放開手嗎?”

手?

手上觸感確實有些奇怪,我下意識捏了一下,然後猛然頓住。

我緩緩向下看,直接傻眼了。

——我的手居然放在他不可描述的地方!

我™剛剛還手欠捏了一下!

焯,我不乾淨了嗚嗚嗚。

連滾帶爬,我慌忙起身。

出於人道主義,我關心道,“你沒事吧?”

他怎麼還不起來?

難道是我太重了把人給壓壞了?

他抿了抿唇,氣息很弱,“我腳扭了,你拉我一把。”

啊這,中看不中用,帥哥有點虛啊。

我伸手拉他。

帥哥雖然身嬌體弱易推倒,但力氣倒是蠻大的。

我完全沒防備,整個人順著力道,再度摔進他懷裡。

他悶哼一聲表情有點痛苦。

“你這是要殺人滅口嗎?”

我哪有這個膽子啊。

費了半天勁,終於把人扶起來。

我一手扶著他腰一手架著他胳膊,喘得像條狗,半天才緩過神來解釋。

“我有駕照,就是技術不太好。”

“要不加個微信,我把修理費和醫藥費轉給你?”

又高又帥還有腹肌。

錢不錢的無所謂,主要想跟帥哥交個朋友。

他看了看車,又看了看我。

“錢倒不必了,我走保險,你下次多注意就好。”

人美心善,不愧是他。

我甜甜笑著,力圖挽回一些形象,“那就謝謝哥哥了,那微信?”

他遲疑一下,“你不先看看車嗎?”

我聞言扭頭。

好傢伙,他的車被劃了一道,而我爸的車……保險槓搖搖欲墜。

下一秒,“碰”地一聲,保險槓掉在地上,揚起一片塵土。

我殺傷力這麼大的嗎?

就在這時,遠遠傳來大媽的怒喝聲。

“警察同志,就是他們,一大早就在摟摟抱抱,肯定沒幹好事,我把影片都拍下來了!”

我跟帥哥車主被JC叔叔按在樹上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懵的。

生平第一次進橘子,居然是因為掃黃打非?

帥哥顧斯聞雖然身體不太好,但腦子很好使,三兩句把話解釋清楚了。

聽完前因後果,JC叔叔捂著臉笑得都快抽過去了。

淦!

我正要給老秦打電話讓他來撈我,他的電話就來了。

老秦語氣賊嚴肅:“小兔崽子,我現在在警局門口!”

“巧了麼這不是,我也在警局,二樓右手邊第三個房間。”

話說一半我覺得不太對,大清早的,老秦居然會來警局。

他是解鎖了什麼未卜先知技能嗎?

還是說……

兩道聲音幾乎是同時。

我:“老秦,你知道我被掃黃辦抓了來撈我?”

老秦:“你偷我車我來報警讓你進去待幾天!”

我:?

“你報警?”

“你被抓了?”

這是親爹能幹出來的事嗎?!!

我氣急了衝著電話那頭吼,“報警抓親生女兒,秦建國你是不是人!”

老秦不甘示弱地回吼:“大清早偷我車去嫖鴨,秦年年你是不是人!”

我氣得手抖,直接掛了電話。

顧斯聞同情地拍了拍我肩膀,臉上的笑遮都遮不住。

他掩飾性地咳了一下,“不好意思,實在是你們父女相處模式有點搞笑。”

我狠狠瞪他一眼,奈何對方太高沒接收到訊號,媽的,這波輸了。

我冷冷開口:“搞笑嗎?我爸指責我嫖鴨。”

顧斯聞:“……”

顧斯聞笑不出來了。

老秦同志很快就來了,氣勢洶洶派頭十足。

就是睡衣釦子沒繫好,拖鞋也穿反了。

剛才做筆錄笑得最兇的JC叔叔迎過去,“老秦這麼快就來了!性子還是這麼急,我剛開了個頭你就掛我電話。”

老薑:“一接到你電話我就趕緊過來了,我家孩子做錯事給你添麻煩了……”

原來是內部人員通風報信啊。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老秦真的要大義滅親。

我低頭準備跟老秦認錯,顧斯聞輕飄飄地瞟了我一眼。

懂了,這是要站起來。

我立馬忘了老秦,會意地起身扶他。

等會兒,我為什麼會這麼狗腿?

老秦一肚子話全憋了回去,他的手突然抖起來,湊到我身邊小聲問我,“這這……這現在牛郎這行都這麼捲了嗎?”

我在心裡嘆了一口氣,老秦啊,吃瓜吃一半是沒有前途的。

這哪裡是牛郎,這™分明是苦主啊!

苦主偏頭看了看我,好看的眼睛裡滿是無辜。

不等我解釋,他先打了招呼,“叔叔你好,我是顧斯聞。”

老秦擠出個笑,“你好啊,小顧。”老秦掙扎了一下,勸慰道,“你們這行競爭激烈,要保重身體啊。”

我捂臉,“爸,你誤會了,他不是鴨,是我把他車颳了。”

我簡單解釋了幾句。

老秦老臉一僵,他放開顧斯聞,手又開始抖了。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大家一起社死,整挺好。

舉報的大媽是爺爺小區有名的碎嘴子,就這麼一會功夫,謠言已經傳了好幾個版本了。

從老秦家的孫女不學好當外W,到老秦家的孫女傍了大款生了三胞胎。

我爸梗著脖子解釋了一波。

於是謠言版本更新,變成了:老秦家的孫女跟男朋友乾柴烈火野外play。

就離譜!

海棠都沒你們離譜!

我媽收拾行李要走,我拼了老命都沒攔住。

“太丟人了,媽準備換個城市生活,你好自為之吧。”

不是,回家就回家,整那麼多花頭,你倒是帶上我啊。

當天下午我就買票回學校了,還是買的站票。

芙芙開車來接我,十分囂張地嘲笑了我一路。

我倆一起學的車,可惜同人不同命。

她六到飛起,我菜得一批。

笑吧笑吧,我忍了,誰讓我有求於人呢。

芙芙父母在學校附近給她買了間小兩居,我準備借住幾天避避風頭。

想也知道,老秦修完車發現老婆孩子連夜跑路還不帶他,肯定得氣瘋。

——就他那愛車的勁頭,還是新提的車,且得瘋一陣呢。

正所謂大難臨頭各自飛。

這節骨眼上不但我不敢回家,我媽估計也找她小姐妹去了。

小命很貴,我想好好活著。

毀滅吧,我不想活了!

芙芙帶我去蹦迪,我去廁所回來這丫頭就喝高了。

她拽著我跳上臺,搶了DJ的話筒就開始耍酒瘋。

“我姐妹秦年年,大美女!漂亮吧!”

底下一群跳累了的跟著起鬨,“漂亮!”

“身材好吧!”

“好!”周圍喝彩聲口哨聲一片。

好尼瑪!!

臭丫頭怎麼力氣這麼大!!

芙芙得意洋洋,“她單身!單身的帥哥加她微信啊!”

說著就開始報我手機號。

我殺了你!!!

我使出了吃奶的勁,終於搶下話筒還給DJ,連拖帶拽把人弄下臺。

就怎麼說呢。

雖然喝高了還記得給我找物件讓我很感動,可這很社死啊!

我手腳並用,費了好大勁才把小瘋子按在卡座裡。

正愁著怎麼把她弄回去,芙芙的手機響了。

微信語音電話,螢幕顯示:[哥哥]

救星來了!

我如蒙大赦,接通手機。

“芙芙哥哥是嗎?我是她朋友秦年年。”

不小心蹭到豪車沒錢賠,被車主強行拖入草叢,沒錢賠償那就用肉償

電話那頭沒有聲音,我疑惑。

“你好,是芙芙哥哥嗎?她喝多了,您能來接她嗎?”

“我是。”電話那頭的男聲低沉好聽,“地址說一下。”

我耳根發燙,飛速地報了地址。

芙芙哥哥嗯了一聲,冷淡禁慾,哇哦,是我喜歡的型別。

就是好像……有那麼一丟丟耳熟。

如果他長得好看,就說明我的桃花來了。

人長得確實好看,朦朧的夜色和閃爍的霓虹也遮不住他帥氣的臉龐。

啊我的桃花來……

桃花個鬼啊桃花!

芙芙哥哥西裝革履,臉上架著一副金絲邊框眼鏡,像極了從某個商務會場匆匆趕來的業界精英。

但誰能告訴我,芙芙的哥哥怎麼會是顧斯聞!

這個世界!為什麼!這麼!小!

我都快要忘記那件事了,偏偏讓我遇上正主。

顧斯聞開啟後車門,安置好爛醉的芙芙,我正要上去。

他提醒道,“她會耍酒瘋,你坐副駕吧。”

我應了一聲,慢吞吞地爬上副駕駛,繫好安全帶。

顧斯聞看了我一眼,視線光速移開,他猶豫了一下,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

“你……穿上吧,車裡冷。”

冷?

溫度還可以啊。

透過車窗我看到了身上的亮片抹胸小裙子,默了一瞬,接過外套反穿在身上。

這個男人居然噴香水,有點騷哦。

香水是冷冽清新的木質香,味道意外地有點好聞。

過了一個紅綠燈,顧斯聞冷不丁開口,“兩個女孩子這麼晚在外面,不太安全。”

我走神了,資訊在大腦自動過濾,下意識回一句,“男孩子在外面也不安全,現在女流氓也——”

不少。

焯,當著正主的面,我™在說什麼?

顧斯聞目視前方,認同點頭,“你說得對。”

女流氓本氓:???

車裡瀰漫著迷之詭異的尷尬氣息。

我:“……”

顧斯聞:“……”

沉默……

我曬乾了沉默,悔得很衝動。

“不是,這頁我們就此翻篇,以後都不提了好嗎?”

他眨眨眼,一臉無辜,“摸都摸了,掃黃辦也跟你進了,我還不能說?”

竟然無法反駁。

我又羞又惱,一時想不到理由反駁。

只能板著臉兇他,“好好開車,不要說話!”

他嗯了一聲專心開車。

見鬼了,竟然有點奶。

顧斯聞車技是真不錯,又平又穩,不管寬敞大路還是崎嶇小路都遊刃有餘。

不愧是兄妹倆,多少有點血緣天賦在裡面了。

羨慕。

“你駕照……”我忍不住開口,“拿下來多久了?”

顧斯聞張了張嘴沒有出聲。

這是讓我讀唇語?

許是感受到我的憤怒,他一臉無辜地解釋,“你讓我閉嘴的。”

我有些無語,“我讓你給我五百萬你也給嗎?”

顧斯聞:“……”

顧斯聞:“那還是要考慮一下的。畢竟我只給我媽我妹我女朋友花錢,你的話……”

他故意頓了一下,趁著等紅綠燈的間隙上下打量我,弄得我有點小緊張。

“如果是你的話,還是要打個欠條,利息40%就可以。”

比高利貸還黑,媽的,他怎麼這麼狗?!!

“咳,言歸正傳,我駕照拿下來也沒多久。”

很好,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

“就不到一年吧。”

跟我差不多嘛,我忘記不愉快,虛心求教,“你技術那麼好,怎麼做到的?”

他眼睛彎了彎,笑得有點好看。

“側方位停車的時候戴好眼鏡吧,買最貴的車險,以及……攢錢買路?”

媽的誇早了,句句戳我死穴,郭德綱的嘴都沒你損!

“有人說過你嘴毒嗎?”

顧斯聞沉默了一下,“還真有。”

他話語裡帶著幾絲不易察覺的委屈,“那個人還丟給我三十塊錢讓我去掛精神科。”

我義憤填膺:“太過分了!怎麼能這樣呢!”

顧斯聞眼神閃了閃,像是詫異又像是感動。

“你也覺得對方做的不對?”

“當然了。”我一本正經,“怎麼著也得給三百吧,你這種情況要掛專家號啊!”

早上刷牙的時候,微信彈出新的驗證訊息。

頭像是一張很糊的夜景圖,微信名是五個A加一串電話號碼。

這熟悉的風格,不用看知道都是銷售,我通訊錄裡的銷售都這樣。

遂不假思索地點了拒絕。

誰知道對方這麼鍥而不捨,一連加了三遍。

這是月末趕業績衝KPI嗎?

芙芙蓬頭垢面敲開衛生間的門,人靠著門框還沒有完全清醒。

“年年姐,我哥加你微信你怎麼不透過?”

我吐掉泡沫,所以,5A是顧斯聞?

“我哥說要跟你道歉。”她眼裡閃著賊光,“他見色起意對你耍流氓了?”

我翻了個白眼,“那得問你吧,後半程我酒勁上頭睡著了,連什麼時候到家都不知道。”

顧斯聞那廝實在太能懟人了,軟刀子嗖嗖地往人身上扎。

我只好假裝睡覺,沒想到酒勁上頭真睡著了,還一覺到天亮。

幸虧這丫頭有良心知道給我卸妝,不然臉上肯定長痘。

我誠懇表示感謝,“算你有良心還知道幫我卸妝,勉為其難原諒你了。”

芙芙十分驚訝,“我?我幫你卸妝?”

我疑惑,“難道不是嗎?”

“我要是能清醒著給你卸妝,會自己帶妝睡一晚上嗎?”

不是芙芙?

鬧鬼了,口供對不起來了。

“我裝攝像頭了,你等我找找。”

芙芙二話不說直接調出了昨天晚上的監控影片。

監控影片清楚地顯示,十一點五十,他抱著芙芙進了家門,待了不到五分鐘後出門,又抱了一個人進來。

芙芙咬牙切齒,“靠,顧斯聞這個lsp,抱我的時候就跟抱小孩一樣,抱你就是公主抱。”

畫面一轉,顧斯聞抱著我輕輕放在沙發上。

他從衛生間端了盆水放在茶几上,又進去拿了卸妝水和卸妝棉。顧斯聞看了半天手機,中途還用手比劃了一下,像是掌握了訣竅一樣,拿起化妝棉小心翼翼地給我卸妝,然後換了三盆水給我擦臉。

我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

一轉頭正對上芙芙氣得通紅的臉。

不小心蹭到豪車沒錢賠,被車主強行拖入草叢,沒錢賠償那就用肉償

“他怎麼可以這樣!他憑什麼給你卸妝!”

我有些不知所措,張了張嘴不知該說點什麼。

“我都沒給你卸過妝,他憑什麼搶先一步!”

“你的臉我都沒有摸過,他怎麼敢的!”

“我也要跟美女貼貼!”

我:??好像哪裡不太對!

清醒固然很好,可是愛情太清醒不好,如果可以糊塗深愛一個人,請你不要遺憾什麼了。

相關文章
網紅卸妝大比拼:彭十六校花,韓美娟不敢認,謝安然像換臉!2022-08-05
美女靠帥哥肩上睡著了,帥哥好心沒叫美女,下地鐵後卻傻了,蒙圈2022-08-05
肖戰的笑,愛得不要不要!精選肖戰治癒系笑容寫真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