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書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娛樂

故事:我從未有一刻,愛過那個女人。從前不過同她虛與委蛇

由 女生小說研究所 發表于 娛樂 |2022-06-24|

故事:我從未有一刻,愛過那個女人。從前不過同她虛與委蛇

第一章

沐盈被抓回來時,正是一天裡日頭最毒的時候。

這是大旱的年歲,一十六郡因乾旱顆粒無收。沐盈伏在地上,天氣太熱,逃出宮時換的侍衛服緊緊貼在身上,被汗浸溼了,顯出消瘦柔軟的腰線來,可她分毫不敢動彈。

令她警惕的人正站在她身邊,熾熱的風掃起練武場上的薄沙,亦捲起他雪白的練武服。天子之尊,每一寸衣裾都細細繡了金龍香草,映得他一張面孔越發端秀明麗。

“噔”一聲,箭矢穿透靶子,狠狠扎進了樹幹裡,沐盈瑟縮一下,聽到頭頂的慕容嶼輕笑了一聲。

“知道怕了?”他走近她,柔聲道,“那一而再,再而三地逃走時,怎麼不怕?”

沐盈微微抬起頭來,烈烈的陽光下,他不耐煩地眯著眼,桃花形狀的眼底寫滿了不悅。這是一張無可挑剔的臉,上揚的唇角令他多了難以言說的風流情態,彷彿精雕細琢的玉像,寸寸皆為神賜。

“陛下……”他越是和顏悅色,沐盈越是警惕,她將額頭深深印在地上,近乎哀求道,“您放過我吧。”

下頜被慕容嶼用彎弓挑了起來,沐盈身不由己地同他對視。良久,他俯下身,用指腹擦去她眉心塵埃,一顆鮮紅硃砂露了出來,慕容嶼將沐盈打橫抱起,微笑道:“你是我親手點上硃砂的,死也該死在我身邊。”

沐盈初到慕容嶼身邊時只有八歲,見到她,慕容嶼哭笑不得地問自家母妃:“到底要她跟著我,還是我照顧她啊?”

那時還不是皇后的齊妃嫣然一笑,摸了摸沐盈扎著的糰子頭說:“傻兒子,這可是沐將軍獨女,你呀,可得看好了。”

這個頭銜引起他的興趣,慕容嶼懶洋洋走過來,蹲在她面前問:“知道我是誰嗎?”

“三皇子……”沐盈話還沒說完,眉心微微一熱,她抬手去摸,卻被慕容嶼握住了手,“且住,剛點的硃砂,可別摸花了。”

“你怎麼給她點了個婢子砂!”齊妃被嚇了一跳。

慕容嶼卻無所謂道:“我喜歡的東西,當然要做個記號,免得被人搶了。”

(溫馨提示:全文小說可點選文末卡片閱讀)

說著,他抱起沐盈,高高興興地轉起圈來,風中有花瓣飄過,映得少年如畫的眉目越發漂亮。沐盈嚇得緊緊摟住他的脖子,聽到他說:“我喜歡你,你就不準走,知道嗎?”

“知道了,我不走。”

她轉得頭暈,鸚鵡學舌般答道,慕容嶼終於滿意地將她放下。她鬆了口氣,卻不明白,自己到底許下了什麼樣的諾言。

慕容嶼對沐盈好,真真放在心尖上,師兄不屑,說:“這小皇子心機頗深,你不要同他深交。 ”

那時她已經十四歲,知慕少艾,十九歲的三皇子啊,有一張如珠似玉的臉,只一眼就能印到心底裡。臉倏然就紅了,師兄在一邊嘆氣,“女大不中留,盈盈你可知,他配不上你?”

那時節,漠北的胡人虎視眈眈,沐將軍鎮守邊疆,有他在,胡人便不敢越雷池一步。皇帝倚重他,大軍敬服他,沐盈是他獨女,被皇帝親自接到宮中嬌寵長大,可慕容嶼呢?

寵妃之子,遭太子嫉恨,待老皇帝一死,等待他的只會是顛沛流離的一生。

“那我就讓他配得上。”她咬咬唇,話裡帶著一股霸道的天真,“師兄,你幫我好不好?”

漢武帝用一句金屋藏嬌,換得長公主支援,方才登上帝位,可慕容嶼呢,他什麼都沒做,他只是說:“我喜歡你,你就不準走。”

她便傻傻替他做了一切。

誰又能知道,她會為了一個諾言付出了這麼多呢?

沐盈睜開眼,面前的慕容嶼正和她鼻尖對著鼻尖。她剛要動,慕容嶼拿筆在她臉上添了一筆,方才不悅道:“讓你陪朕批奏摺,你竟然睡著了,朕的臉那麼難看?”

多自戀才能問出這樣的話?沐盈習慣了他私下的無賴蠻橫,自己攬鏡自照,果然臉上被他畫滿小螃蟹。見她發現,慕容嶼哈哈大笑,親手擰了個帕子替她擦臉。

“下次再睡著,可不會這麼輕易饒了你。”他說著,手下卻極盡溫柔。

心間砂

李酥酥

古代言情

免費閱讀

(點選上方卡片可閱讀全文哦↑↑↑)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感覺小編推薦的書符合你的口味,歡迎給我們評論留言哦!

關注女生小說研究所,小編為你持續推薦精彩小說!

相關文章
《慶餘年》慶帝與陳萍萍只是相互利用,他才是最大受益者2022-06-24
風起蒼嵐:寒影重很喜歡風戀晚,為何還會背叛她?桑冉背景不簡單2022-06-24
《替嫁王妃》按照你們的年曆推算的話,他喜歡我大姐時……幾歲?2022-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