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書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娛樂

虐文:他冷漠無情,偏為她血染江湖,她一心復仇,卻守護他一生

由 笑聲朗朗 發表于 娛樂 |2022-01-17|

最近很多書迷都反應不知道看什麼書好,不知不覺的就陷入了書荒的境地,作為老書迷的小編對此也感同身受。今天小編繼續給書迷們介紹好看的小說,分分鐘讓書迷朋友們看上癮不睡覺!好看的話記得收藏,不怕以後再書荒了!今天小編給大家推薦:

虐文:他冷漠無情,偏為她血染江湖,她一心復仇,卻守護他一生

第一本:《鳳睨三千》作者:東牆之上

虐文:他冷漠無情,偏為她血染江湖,她一心復仇,卻守護他一生

簡介:

十年前,聽家一百三十七口慘遭滅門,只剩年幼的她跪在墳前,指天發誓,生只為報仇雪恨。十年後她攜恨歸來,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每個王朝的滅亡幾乎都與女人有關。上古的夏商周三代不例外,北狄國帝王也不列外,她要讓北帝身敗名裂,遺臭萬年!當馬蹄聲踏過北狄國的每一寸土地,廣陵散響起,兵臨城下,朝堂顛覆,望著跪在腳下的滿朝百官,冷冷一笑,早知如何,何必當初。隨著北帝滅亡,各國暗潮洶湧,陰謀才剛剛開始,天下注定要變了!當她拿下那銅面具,傾倒世人,他們是四國的君王,卻視她為心尖上的人,為了她血染江山又如何?!為了她棄負江山又如何?!

精彩內容:

聽雨遲躍躍上前,於川子還沒站穩,眼孔睜大,身形想閃,劍深深刺進了胸膛,鮮血噴湧,雨遲側過身,血濺落在地上,白衣未染,彷彿他的血是最骯髒的東西。侍衛反應過來,“不好,她要弒相!快抓住她,保護上相”一批侍衛撲了上來。她邪笑。找死!,手中的劍閃電般在人群中穿梭著,那樣的殺氣如同於川子草芥殺戮其他人一樣,很快屍體遍地,血腥沖天。於川子看上她,望著一身冰冷氣息的聽雨遲,狠毒決絕,那雙眼眸讓他為之一顫,強烈的感受她的殺意和恨意!“聽雨遲,聽家還沒死絕,前來送死,本相親自送你下地獄”“暗衛”他一聲呼喚,十個一身勁裝,戴著兩個眼罩的暗衛現身,嗜血的殺氣在黑眸內燃起。

聽雨遲臉上肅殺,手中透明的的小古箏,越變越大,若隱若現。手覆上琴絃,一陣絃音騰空而起,飄忽不定,蜿蜒曲折,婉轉流連忽而高亢急促,餘音繞樑,迴轉之際卻突然變得鏗鏘有力,抑揚頓挫,一股強大的力量吞噬上他們,他們掙扎著,竭力掙扎著,口吐鮮血,最後化成了一具具屍體。只有於川子和十個暗衛完好無損的站立著,聽雨遲一變,師父說過,廣陵散第一式死不了的人,內力無比深厚,然而她不能用第二式,因為她還駕馭不了廣陵散,眼睛嗜血變狠,大不了同歸於盡!於川子臉色抽搐盯著她手中物,如果他猜的沒錯,上古神器,廣陵散,原來是一把琴!她竟然有如此神器!此女不除,將來會是他的噩夢。

“撤!護我離開”“是!”十個人護著他疏忽不見。聽雨遲目光一滯,口吐鮮血,收回廣陵散,看著琳琅滿目的屍體,踏過屍體,一隻箭射在地上,矢為圓錐形槍頭狀,杆以竹製,上有六至八隻凹凸方孔,箭以弓發射,會發出哨聲。她悲喜交加,是喜叔叔的鳴鈴飛號箭,上面附著一張紙條,寫著落梨山見落梨山是北狄國和東籬過的交界,南籬國地理位置佔盡優勢,北狄國不敢貿然出兵,那裡是最安全的地方。她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有人還活著!有人還活著!翻身上馬“駕”疾馳離去。上相府,於川子顧不得身上的傷,看著十個暗衛“一個小女孩都殺不死,要你們何用!”

“上相饒命”“派出暗夜追殺聽雨遲,否則後患無窮”“是”聽雨遲剛一出城外,就感覺到身邊無數的人,多則一千,不少於八百,越來越近。“駕“聽雨遲快馬加鞭,身子騰空而起,馬撕裂,倒地,哀嚎死去。聽雨遲飄然落地,看著密密麻麻的暗衛,一雙嗜血的眸子,冰冷刺骨,殺氣盡現,看來今天是生死決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碧雪劍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嗡嗡的顫抖著想要掙脫束縛,她緩緩的抽出寶劍,空氣中的緊張一觸即發,忽然,傾世容顏露出一抹淺笑,醉了天地迷了雙眼,所有人都恍惚在這瞬間,就在這時,碧雪劍已飛到空中,森寒的劍氣如飛虹幻化無數光影飛向四周,只看到一個個倒下的屍體,一地的鮮血,刺紅了人的眼,白衣飄訣的衣衫被血染紅。十個為首的暗衛沒想到,一個小小年級的孩子武功如此高超,這麼快,這麼狠,長大了,不敢想象!

大批的暗衛衝了上去,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只看到她機械的斬殺著,殺紅了眼,她一點也不覺的累,她要報仇,她要讓他們付出生命的代價,讓他們嚐到瀕臨死亡的感覺。十個暗衛躍躍上前,一股強大的力量襲上她,她阻擋著,身子往後飄去,一股熱血衝破喉嚨,吐血而出,臉色慘白。手中廣陵散慢慢的變大,垂下眼睫,如果開啟廣陵散第二式,傷敵人的同時,強大的力量會反噬到自己身上,這一招相當同歸於盡。她可以用閃身術逃脫,但她不用,家族慘遭滅門,她怎麼能苟且偷生,就算拼盡最後一絲力量!也要殺光他們!手覆上廣陵散開啟第二式,手彈著,天地變色,一切靜止,強大的藍光襲向他們,他們身體慢慢變形,化成碎片,消失殆盡。聽雨遲眼孔睜大,一股強大力量反噬在身上,吐血倒地,靜脈盡斷,元神俱滅,氣若浮絲,她要死了嗎?不,她不能死,她還沒到落梨山,思緒在黑暗中淡化成空。

“遲兒,遲兒”她聽到有人在呼喚她,那慈祥的聲音像及了師父,潸然淚下,一身灰白的衣衫現入眼眸。“遲兒,遲兒”極光老人大聲疾呼,他還是來遲了一步。極光老人抱起她,“師父”她已經無力出聲,看到師父最後一眼已死而無憾,她累了,再也抵不過疲意,眼緩緩的闔上,手臂滑下。“遲兒撐住!師父一定會救你”回到天御山,把聽雨遲放到床上,把脈已經摸不到脈了,經脈盡斷,還有一絲元神就要脫離身體,他連忙用真氣護住,若這一絲元神脫離身體,便回天乏術。

(點選下方免費閱讀)

鳳睨三千

東牆之上

奇幻異能

免費閱讀

第二本:《江山不若三千弦》作者:白焰

虐文:他冷漠無情,偏為她血染江湖,她一心復仇,卻守護他一生

虐文:他冷漠無情,偏為她血染江湖,她一心復仇,卻守護他一生

簡介:

她平靜淡然,仿若一生不知喜悲,兩隻澄澈的眼眸中,除了面對那人之外皆是寒如玄冰。明明是傾城絕代之姿,偏纏繞著肅殺的戾氣,高傲如蓮,潔淨如蘭,神秘如曇。他手握江山,傲視天下,因而冷漠無情,殺人無數,卻在遇到她之後半人半神,半善半惡,生殺予奪只因她一個眼神一聲輕嘆。一個是如鬼神般氣吞山河的人中之龍,視女人為芻狗,偏為她血染江湖。一個是為了復仇不惜一切的名門遺孤,習武只為報仇,卻成他一生守護。一次次拼殺,一段段恩怨,劍指九天,弦舞六合。一場連綿七年的愛恨,在波濤洶湧的江湖廝殺中拉開長卷。

精彩內容:

那天早晨醒來,白凰衣愣愣坐在窗前發呆她做夢了夢裡,沒有國仇家恨,沒有天下江山,只有一人與她策馬偎依在花開成雪的山間,又或相攜漫步於大漠瀚海聽胡笳蒼涼,天黑的時候有溫暖的懷抱可以隔絕一切寒冷,深邃眸中永遠只有她清淡的身影,直到永恆“凰衣”低沉磁雅的聲音在耳邊輕言,似真似幻“你看那朵鳳凰花要謝了” 窗前,曾在夜裡送與她的那朵火紅豔蕊已經蔫然,而他說過,在鳳凰花枯萎之前她的病一定會好又被他騙了白凰衣痴笑,指間冰冷成霜簌簌落下

她的臉,漸漸如霜雪一般透明究竟還有多少時間沒人知道,總之不會太長,也許一年,也許數月,也許只剩三五日他必須眼看著,看她變為她喜歡的六出冰花然後融化於澄明陽光之下,無處遁逃“我帶你去極北之地”他淡淡道在寒冷入骨、晝短夜長的冰川中雪山下,也許她會活得更久一些 然而她只是輕輕把頭埋入溫熱胸膛,任面板上的白霜化為淨水,蒸騰不見“辰砂,為我畫幅畫,在我還不至太難看的時候”四年,自從青葙躍下山崖後他便棄了筆墨,終日靠那幅泛黃的畫卷麻痺自己的思念,如今是該到做回最初的他的時候了 蛾眉輕斂,淡掃素顏,眼角一絲安穩亂了流年浮生,淺笑間又走過一世嗔痴愛恨,笙歌豔舞

掛在祭壇的那幅畫中,紅衣女子笑得蒼涼哀婉;而眼前同樣的面容笑得平淡安然,卻隱隱帶著落寞遺憾那樣靜美的表情凝固在紙上,素顏不傾天下,只傾一人心最後一筆額間硃砂,無論如何他也點不下去了,怕是點完,又一場輪迴永隔,餘生茫茫“我來”白凰衣費力站起,握著他的手,冰冷輕柔如果這就是終結,讓她親自來完成畫上眉間一點硃砂,如花似血,豔烈狷狂“如有來生,你一定要在初見就認出我,即便這裡一片空白”抱著他的手指輕觸眉間,眼睫低垂這輩子她活得太短,等了太久,相遇太早,相愛太晚,以至再多看他幾眼亦成了奢望,既然緣定三生,那麼下一次,千萬千萬,不要再把短暫的生命lang費在互相尋找猜忌之中願得片刻相守,不離不棄“又開了好多鳳凰花”白凰衣望向窗外,昨夜喜雨碾落寂紅無數,不到半日,樹頂竟又復生更多荼糜赤豔,頑強得很

辰砂把她抱到院中藤椅上,流風吹灑花瓣無數她不看,只專心地靠在溫熱懷中,手裡牽著的衣角不曾放開“天涼,我去給你拿件衣服” 清風掀起珠簾泠泠作響,清冷得彷彿替誰完成沉默的告別“從未忘卻,何言憶起”“什麼?”辰砂聽不清院落中她低低的呢喃,回身只見大把大把的鳳凰花瓣隨風奔散,院外火紅連天,十里浩瀚成海。

(點選下方免費閱讀)

江山不若三千弦

白焰

古色古香

免費閱讀

第三本:《 三千獨寵:妾奴》作者:沈雲舒

虐文:他冷漠無情,偏為她血染江湖,她一心復仇,卻守護他一生

簡介:

她是逍遙王爺的寵妃,卻被囚禁在鳳陽侯的府中。權傾朝野的侯爺,一個無權無勢的王爺……他被世人譏諷綠雲罩頂,依然不改初衷。他玩弄權勢,用權力把人困在自己身邊,可最後失去的卻是……

精彩內容:

“過幾天,我讓你見見你爹。”宇文睿見她這段日子一直很沉默,氣色也不是很好,為了想讓她的心情好起來,他決定讓她見下她的親人。墨妍看了看他,不明白宇文睿又想拿這個來威脅她做什麼。宇文睿見她的神情,他苦笑在心,自己在她的心裡怕是連個卑鄙小人都不如了。“到時候,我會讓你爹回柳州去的。”墨妍的臉上並沒有什麼驚喜,只是安靜地聽著他說。 宇文睿帶著墨妍進了一家茶樓,墨妍見到從上下來的人,她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墨妍注意到歐陽昴身側的梁婉兒,她朝他們微微一笑,看他們親暱的樣子……明知道那是天經地義的,她還是忍不住心痛。

宇文睿落落大方地招呼,“王爺、王妃,兩位也喜歡這茶樓的點心。”歐陽昴看了墨妍幾眼,他神情內斂,“嗯。”梁婉兒笑道,“今日有緣碰到,不如我們一起聚聚。”婉兒笑想,若是以前,她肯定不會給墨妍等人好臉色。 歐陽昴搶在宇文睿面前開口,“侯爺是日理萬機之人,我們怎麼可以打攪。再說你不是說要去見你家人……別讓他們久等了……”婉兒接到歐陽昴話中的暗示,她點點頭,“是等走了,下次有機會,我們再見。”墨妍看著歐陽昴跟梁婉兒從自己的眼前走過,這不是她曾經想過最好的結局……他能跟梁婉兒和睦相處,這不是她一直想的……宇文睿把墨妍的失落看在眼裡,宇文睿拉著她上樓。 “他們感情很好?”沉默了很久,墨妍終開了口,她望著外邊的街道,還能看到雲昴跟梁婉兒悠閒逛街的樣子,曾經以為這種幸福是屬於她跟雲昴的……

“應該沒有婚前那般鬧騰。那天你生了孩子,王妃陪著王爺來的……”宇文睿點點幾句,墨妍已明白其中意思。墨妍收回自己的視線,“這樣也好。”雲昴的處境,不容許他犯下一丁點的錯。因為他一錯,那些想害他的人就會揪住……墨妍努力告訴自己,這是對她對雲昴最好的,她不是應該笑著去接受,去祝福他們。宇文睿聽到墨妍病倒的訊息,快速起身。呂芊芊看著從自己身邊離開的身影,她恨恨地敲了床。墨妍,墨妍……這個她欲除之而後快的女人,像是夢魘似的,怎麼也擺脫不了她的糾纏。 呂芊芊怒吼,“我呂芊芊哪裡比不上她!”她不過的一個婢女出身!她不爭,卻擁有了侯爺的關懷,自己為宇文睿默默付出,卻得到不應有的回報,她呂芊芊到底是哪裡輸給了墨妍,難道說只是認識得比她晚?

宇文睿看著安置好的墨妍,問瀲灩怎麼才發現墨妍受了寒。“回來的時候,郡主說身子乏了想休息,叫奴婢不要打攪。剛才奴婢進來……”瀲灩邊說邊瞄了宇文睿幾眼,生怕侯爺大發雷霆。若不是墨妍身邊,這個叫瀲灩的說得上話,他早就把這個笨婢女換掉了。大夫診斷過後,一切妥當之後,宇文睿就讓瀲灩出去。瀲灩礙於宇文睿的威嚴,她擔心地望了床上的人,還是走了出去。宇文睿望著床上眉宇深鎖的墨妍,他的手輕輕落在她的臉上,膚如凝脂,臉上一陣病容。“是因為歐陽昴……是因為見到他,你才生病的嗎?”嘆息聲慢慢沉默…… 墨妍感覺自己的身體上重重的。 宇文睿發現墨妍甦醒,他立刻起了身不壓在被子上。他的手摸了摸墨妍的額頭,“好多了。”

墨妍看到他一身單薄,難道說她昨晚聽有人說話是真的,而不是在夢中。“你……”剛開口,墨妍發現自己的聲音是嘶啞的。“你別多說話,等下瀲灩會給你拿湯藥來的。”宇文睿交代了一聲,伺候宇文睿的人就來了。著裝好,宇文睿跟墨妍說了幾句,人就離開了。墨妍聽得不大仔細,宇文睿離開之後,頭有些沉的她很快又睡了回去。直到吃藥的時候,墨妍才被瀲灩喚醒。“瀲灩,怎麼把窗子也關了?”墨妍見陽光被擋在外邊。“墨姐姐,你受了寒,等病好了,我們再開窗子。”瀲灩笑著安慰。 墨妍喝了藥。她慢慢地起了身,瀲灩趕緊上來扶。“不用,我只是到窗戶邊上看一下。” 瀲灩見她堅持,拿了軟榻放在窗戶下。 墨妍站在窗子前,看著外邊高高的牆……如今的她跟雲昴何止隔著一道牆,她該放棄了嗎?他有了幸福,她該放手了?為什麼她想到雲昴的幸福還是會心痛,想來自己還真是沒那麼大度能容。

(點選下方免費閱讀)

三千獨寵:妾奴

沈雲舒

古色古香

免費閱讀

今天的推薦就到這裡啦,大家有什麼想對小編說的嗎?在文末下方留言區評論,小編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

相關文章
李元霸為何會被人們神話,其中有這些原因,看完讓人心疼2022-01-17
鳳輕又一高幹文被爆寵,將《北城以北海未眠》擠下榜,9.8超上癮2022-01-17
故事:新婚隔天王爺宿在別處,還一臉委屈問王妃“你怎麼不吃醋”202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