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書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历史

擦亮紅土高原的“珍珠鏈”

由 時寶官 發表于 历史 |2022-06-24|

【綠色發展綠色生活·難點求解】

今年5月,為進一步降低雲南陽宗海湖泊水體中的砷濃度,雲南大學、昆明市科技局和陽宗海風景名勝區管委會舉行了“陽宗海汙染治理專案”簽字儀式。82歲高齡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雲南大學教授陳景率領團隊再次進行砷汙染治理。

時光回溯到2008年6月,陽宗海受岸邊澄江錦業工貿有限公司向地下違規排汙的影響,發生了迄今世界上最大的湖泊水體砷汙染事故。陳景院士帶領團隊研究成功了鐵鹽沉澱吸附法原位處理陽宗海砷汙染的技術,該技術處於國際領先水平,使全湖水質由治理前的劣Ⅴ類恢復至Ⅲ類。

陽宗海屬雲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這九大高原湖泊的保護治理是世界級的難題,而砷汙染的成功治理,為飽受汙染之苦的九大高原湖泊帶來了曙光。

水質好轉

中國地圖西南部紅土高原上,九個湖泊如同九粒珍珠鑲嵌在滇中和滇西北,形成兩串熠熠生輝的“珍珠鏈”。這九粒“珍珠”就是滇池、陽宗海、撫仙湖、星雲湖、杞麓湖、洱海、瀘沽湖、程海、異龍湖,合稱九大高原湖泊(簡稱九湖)。九湖各自面積都在30平方公里以上,分屬金沙江、珠江、瀾滄江水系,發揮著提供調蓄水資源、防洪澇和農業灌溉、旅遊觀光等多種功能。無論是生態還是經濟,九湖對雲南而言都舉足輕重。

“目前九湖水質整體上有明顯改觀。只是有的湖泊變化明顯,有的則不明顯。”長期研究高原湖泊汙染與恢復的雲南大學生態學與環境學院院長段昌群教授說。

雲南省環境保護廳九湖治理辦公室通報的今年5月九湖最新水質情況表明:目前撫仙湖和瀘沽湖總體水質保持Ⅰ類;洱海為Ⅱ類、陽宗海為Ⅲ類;程海水質為Ⅳ類(pH值、氟離子除外);滇池草海、外海,杞麓湖水質由劣Ⅴ類好轉為Ⅴ類,星雲湖、異龍湖水質雖為劣Ⅴ類,但水質惡化趨勢得到遏制。

分類救治

20世紀90年代以來,每年排入九大高原湖泊的汙水量達2。5億噸左右,佔雲南全省汙水排放總量的35。1%,九湖水體汙染加劇,水質急劇惡化,璀璨的“珍珠鏈”日漸黯淡。

據云南省環境保護廳湖泊處負責人介紹,多年來,雲南省按照“一湖一策、分類施治”原則治理九湖。對水質優良的撫仙湖和瀘沽湖,堅持生態優先、保護優先原則,透過劃定生態保護紅線,實施分割槽管理,實行源頭嚴控、過程嚴管、違法嚴懲和湖泊保護一票否決,確保了撫仙湖、瀘沽湖水質穩定保持Ⅰ類。

對水質良好的洱海、程海、陽宗海,突出保護為主的原則,透過產業結構調整、農業農村面源治理等措施進行了綜合治理,主要入湖汙染物總量基本得到控制。洱海今年以來開啟搶救模式,推進實施洱海搶救性保護“七大行動”。天然生長螺旋藻的程海近年來水位持續下降,重點加快補水工程建設。

對滇池、星雲湖、杞麓湖、異龍湖等重度汙染湖泊,則透過全面控源截汙、入湖河道整治、農業農村面源治理、生態修復及建設、汙染底泥清淤等強化綜合治汙措施,目前水質惡化趨勢得到遏制,主要汙染指標明顯改善。其中滇池水質改善最為明顯。

治理之難

記者近日途經星雲湖和相鄰的撫仙湖,只見湖岸沿線農田密佈交錯,村莊臨湖而建。星雲湖一帶岸邊垃圾隨處可見,白茫茫的蔬菜大棚緊挨湖邊,暗綠色的湖水與撫仙湖清澈湛藍的湖水形成鮮明對比。

九湖治理日益艱難,其實各湖均有苦衷。例如星雲湖流域素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稱,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高達553人,人多地少成難解之困。撫仙湖一級保護區內就有2。8萬人需要搬遷,只因缺乏資金而無力實施。杞麓湖所在的通海縣是雲南最大的蔬菜種植縣,蔬菜播種面積近21萬畝,每年產生廢棄菜葉約38萬噸,但當地農民對收益較高的蔬菜種植依賴程度高,保護與發展的矛盾十分突出。

“現在九湖治理最危險的階段已經過去,從救命階段向治病階段轉移,但病去如抽絲,治病階段更為艱難!”段昌群說。

段昌群認為,當前九湖治理之難,還體現在治理涉及環湖地區千家萬戶的利益,與當地產業發展方式密切相關;體現在與地方政府的發展理念和經濟發展方式相關;體現在九湖都在城鎮密集之地,湖泊的環境容量和水資源承載能力已達到極限;體現在治理資金投入總量不足,超出了雲南省自身財政的承受能力。

治理之痛

九湖治理的難點不僅在於諸多客觀困難,也在於人為因素的阻礙。

中央第七環境保護督察組去年對雲南省開展了環境保護督察,指出了雲南九湖治理存在的問題:規劃治理專案總體進展緩慢,洱海流域、滇池流域、牛欄江流域分別還有56%、64%和84%的村莊應建而未建成汙水處理設施;投資超過4億元的昆明市主城區汙泥處置專案,因選址原因不能如期建成發揮作用;異龍湖周邊還有5591畝耕地尚未完成退耕還湖工作。違規開發現象突出,存在“邊治理、邊破壞”和“居民退、房產進”現象。金色撫仙湖九龍國際會議中心專案、老鷹地旅遊度假村專案和仙湖錦繡專案違規在撫仙湖一級保護區開發建設;陽宗海一級保護區範圍內建成使用高爾夫球場;滇池東南岸水邊的“古滇王國水軍府專案”具有商業功能等。

雲南省於今年4月制定出臺了問題整改總體方案,責成各地各有關部門針對上述問題一一整改。

針對以上現象,段昌群認為這是一些地方政府領導的發展理念出了偏差,在處理保護與發展的關係上主次不分,為了招商引資不惜在湖泊邊開發旅遊地產。有些開發規劃和治理工程,由於缺乏科學論證,也同樣給湖泊治理帶來了很大隱患。

“離湖建設、借湖發展、全域統籌、人湖和諧,這是九湖治理保護應該堅持的原則。”段昌群堅定地說。

    (本報記者 張勇 任維東)

相關文章
山侖院士:協同治理是實現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的有效途徑2022-06-24
垃圾治理原則2022-06-24
村裡來了衣衫破爛的老頭,說要跟海龍王借用水路,真實身份驚人2022-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