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書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历史

三個男人的三國故事7——挾帝令侯(上)

由 丞相府主簿 發表于 历史 |2022-06-24|

三個男人的三國故事7——挾帝令侯(上)

挾天子以令諸侯

往期連結:

三個男人的三國故事4——關東聯盟

三個男人的三國故事5——董卓之死

三個男人的三國故事6——再亂長安

【列侯:郭汜】

郭汜和李傕的矛盾已經生了根,雖然表面上還是風平浪靜的,但是暴風雨的來臨是遲早的事情。

興平二年(公元

195

年)三月,安西將軍楊定見上個月李傕已經殺了樊稠,他害怕自己也難逃魔掌,於是找到了可以和李傕分庭抗禮的郭汜,向他陳說利弊,煽風點火,疑心病本來就重的郭汜這次終於下定了決心和李傕決裂。

三月中旬,郭汜、楊定計劃將漢獻帝控制在自己營中,掌握主動權。可惜保密工作沒有做好,還沒有動手就讓李傕知道了。李傕一聽說這還得了?郭阿多(郭汜小名阿多)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我待他好酒好肉他卻這樣反咬我一口!不行,皇帝不能讓他們拿走了,去,李暹,你快點去部署,把皇帝搞過來!

李傕的侄子李暹領命而去,他派了三輛車去接漢獻帝。太尉楊彪這個時候就出來說話了:

“這是什麼道理?自古以來哪個皇帝是在臣子家裡過日子的?做事情得服眾,你們這樣做怕是服不了!”李暹說你別廢話,我大伯都叫我來了,我總不能空手而歸!於是漢獻帝還是上了車,皇后伏氏一輛車,賈詡和左靈一輛車。

郭汜剛要動手就聽說皇帝已經到了那一頭了,氣得他破口大罵,罵完不解恨,還打算直接出兵去把天子奪回來,長安城內的火併就此開始,郭汜勇猛,李傕有點招架不過來,他便讓朝中的一干大臣去勸勸郭汜。

大臣們說郭將軍咱們都是一家人嘛,何必這樣打打殺殺破壞和諧呢是吧?郭汜說想要和諧是吧?好,那李傕控制了皇帝,那我就拿著你們這群公卿大臣吧,他抓一個大的我抓一群小的,也不虧,和諧!行了,你們就哪也別去了,就在我營裡待著!

楊彪不幹,他說群臣內鬥,一個劫持天子一個劫持大臣,怎麼能這樣做?成何體統!郭汜說你不愛待我這裡是吧?不愛待就讓你嚐嚐我西涼馬刀的味道!楊彪說你敢這樣對皇帝,我楊彪又豈能獨活?郭汜拔出馬刀就要上去,幸虧中郎將楊密力勸,郭汜才沒有真正動手,但是他們還是留在了郭汜營中。

得,漢獻帝和他的這群公卿就此分了家了,這樣可笑的事情在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上都沒發生過幾件,漢家威儀在那個時候恐怕還不如一把長矛來得嚇人。

後來郭汜又聯合張包一起攻打李傕,李傕的耳朵都被亂箭射穿了,李傕的部下楊奉這時候及時趕到打退了郭汜。漢獻帝之後派大臣皇甫嵩的侄子皇甫酈來勸和:我代表天子,二位還是化干戈為玉帛吧?郭汜剛被打退,氣勢有點低,便同意了。但是李傕拍案而起:

“老子耳朵都快要被射掉了,現在和老子議和?!門都沒有!我非殺了他郭阿多不可!”皇甫酈好歹是皇甫嵩的後輩,他指著李傕大罵道:“董卓以前強盛吧?呂布不還是反手一刀?你現在雖然身居高位耀武揚威,但郭汜劫持公卿,還有張濟的支援,你手下楊奉出身黃巾賊寇,可堪信任嗎?現在你還不議和,這叫有勇無謀!遲早大敗!”李傕氣得把杯子往地上一摔,叫人把皇甫酈架了出去。後來又派虎賁軍王昌來殺他,好在王昌分辨是非,偷偷將皇甫酈放走了。

這樣的對戰一直持續到六月。楊奉果然像皇甫酈預料的那樣,和李傕另一個手下宋果謀殺李傕,但是事情洩露了楊奉叛逃李傕自立門戶。張濟這時候趕過來勸和李傕郭汜,兩個傻大個也差不多打累了,於是同意議和,把天子大臣都放了。

李傕郭汜開始議和了

——在長安城新一輪的廢墟之上。而漢獻帝此時望著滿目瘡痍的長安城,心中無限悲涼,他甚至默默擦起了眼淚。而同時升起的另一個強烈的念頭就是——要回家!回洛陽!要東歸!

【皇帝:漢獻帝】

自從被董卓扶起來當上皇帝以後,漢獻帝似乎沒有過過一天有尊嚴的日子。

李傕郭汜等人是初平三年(公元

192

年)進的長安,後來張濟領兵出去在弘農郡(今河南省靈寶市)駐紮,其他幾個人就在朝中把持著朝政,李傕郭汜不把人當人看,縱兵搶掠,京畿地區的百姓苦不堪言。他們只把漢獻帝當傀儡,當玩偶,但其實漢獻帝是不傻的。

從一件小事就能看出他的智慧:在興平元年的時候(公元

194

年)京兆、左馮翊、右扶風這三個地方大旱,這一塊“三輔”地區就是漢朝的京畿地區,京城大旱了。地裡顆粒無收,於是糧食的價格蹭蹭地上漲著,甚至達到了一斛谷(大約

30

斤)值

50

萬錢,有錢難買顆粒米,沒錢就更不必說了,於是長安城出現了“人相食”的局面:想象一下,“人相食”是怎樣的一種慘象,是餓到了什麼地步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這個時候作為一國之君,也應該做點什麼吧?於是可能在徵得了李傕郭汜的同意之後,漢獻帝就讓侍御史侯汶把國家糧倉裡的糧食拿出來煮成粥賑濟百姓。但是後來還是有很多人餓死,侯汶說是因為糧食不夠而災民太多。漢獻帝不信,他懷疑是侯汶私吞了糧食,於是就派人將米、豆各五升(七斤半)煮成粥,結果可以熬出兩盆來,證實了侯汶確實沒有如數拿出糧食去賑災。漢獻帝這時候卻沒有殺侯汶,而是杖責了他五十棒,繼續讓他去負責賑災,侯汶自然不敢再有小動作,感激之餘重新發糧賑災,長安城內的饑民這才得到了救濟。

可是這樣的智慧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之下是沒有多大作用的,就像其實獻帝拿出去賑災的很大一部分都被李傕郭汜搶去當軍糧了,如果他們不搶,也不至於死這麼多人。而終其漢獻帝一生,都在為脫離政治控制而努力,但是同樣終其一生,讓他拿捏的國家大事也沒有幾件,這就是末代皇帝的悲哀,是傀儡皇帝的悲哀,自由這一個詞,可能是他一輩子都想觸碰而無法企及的。

後來李傕郭汜火併,他也是一開始就派出了大臣去勸解郭汜,卻沒有想到郭汜居然能夠做出挾持大臣的事情。在兩人的交鋒之後漢獻帝也再次派出了皇甫酈,可以看見,為了使長安城內的勢力穩定,為了保全百姓哪怕一時片刻的安寧生活,他煞費苦心。

李郭終究還是將長安城化作了一片新的廢墟,這時候漢獻帝做出了他人生中至關重要的一個決定

——東歸。

這個決定幾乎完全改寫了後來三國的歷史,也讓漢獻帝的人生走向了另一個階段,讓東漢王朝走向了另一個階段。

【將軍:楊奉】

楊奉其實在這個過程中起到了砝碼的作用。

在未替李傕效力之前,楊奉是黃巾軍的餘黨白波軍的副統帥。黃巾起義被鎮壓之後全國各地還殘留著大大小小的餘黨勢力,當時就有張燕的黑山軍、郭太的白波軍、青州的管亥和汝南的龔都、劉闢等人,楊奉本是白波軍的副統帥,在河東和董卓的人作戰,後來董卓在火燒長安後就讓李傕負責對付白波軍,郭太在戰鬥過程中死了,三軍無帥,於是楊奉就投降了李傕。

之後的故事我們就知道了,李傕郭汜窩裡鬥,一開始李傕打不贏郭汜,耳朵還被郭汜的萬箭齊發給射穿了,這時候楊奉就出現了,他帶著軍隊衝殺郭汜,讓氣勢洶洶的郭汜退了回去,好嘛,這下李傕該囂張了,所以在皇甫酈來勸和的時候他才那麼張狂,他以為楊奉會一直這麼幫著自己呢。

還是皇甫酈說得對,

“楊奉,白波賊帥耳,猶知將軍所為非是,將軍雖寵之,猶不為用也。”他楊奉本就是局勢所迫才投降了你李傕,你又沒有以德服眾的本事,又怎麼能奢求他一直忠心於你呢?

後來不知道李傕做出了什麼事情,或者是他積怨已深,使得楊奉和宋果要殺他,雖然事情沒有成功,但是楊奉自然也就離開了李傕,楊奉的離開使李傕的勢力又削弱了,所以我們才說:楊奉的作用其實是一個砝碼,他雖然沒有站到過郭汜陣營,但是他的存在與否對李傕來說卻是十分重要的。也因此在楊奉離開之後,張濟從弘農趕過來勸和,李傕郭汜才都沒有再囂張,同意了議和。

楊奉這個時候也沒有離開京畿地區,他帶著自己的兵馬一直在這裡駐紮著,這樣也才為後來的獻帝東歸提供了條件。

當楊奉正在自己的營帳中休息的時候,帳外的傳令兵就進來了,他雙拳一抱開口道:

“報告將軍,有天子的使者求見。”

“天子?”楊奉眉頭一皺,心裡也實在疑惑。但是天子的使者不能不見,於是繡衣使者就進來了。

使者的聖旨一開啟,楊奉就成為了御賜的興義將軍。既然有了皇帝給你的名號,你也就該為皇帝做點什麼事情了,他在聖旨裡說得清清楚楚,要你楊奉,護我東歸!

【三個男人一臺戲】

漢獻帝做了那個決定之後就一直在籌備這件事情。他派出自己的使者和李傕去說這個事情,李傕一開始是反對的,說你就在這好好待著,回什麼洛陽!但是漢獻帝不死心啊,他一逮著空就派人去和李傕說這個事情,說得李傕都煩了。在經過了上十次的請求之後,李傕終於鬆口讓他離開了,把劉協給高興得

——出發!馬上出發!

漢獻帝準備從長安出發了,但是皇帝身邊沒人保護不行,於是郭汜就和張濟就決定和獻帝一起走。可能是為了制約這些人的勢力,皇帝把楊奉給搬過來了,郭汜拜車騎將軍(中一品);張濟拜驃騎將軍(下一品);之前挑撥李傕郭汜的安西將軍楊定拜為後將軍(中二品),而楊奉的興義將軍卻只是一個雜號,和他們根本比不上

——即使如此,也比在野的草寇要強。

興平二年(公元

195

年)七月,漢獻帝劉協的車駕終於漸漸駛離長安了,但是長安的車道已經十分的殘破,獻帝坐在車上不斷地顛簸,有時候他也會哀嘆自己的命運就像這輛車一樣,一直在顛沛,一直在不知道到底會在哪裡安頓下來。

讓我們轉過頭來看看護送獻帝的這幫人

——張濟、郭汜、楊定、楊奉,還有一個董承。張濟和郭汜雖然沒有過分的齟齬,但是也不見得就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楊定姑且不說,看他挑撥的樣子也不會做出些什麼團結人心的事情,楊奉和郭汜就有樑子了——那時候李郭交鋒不就是楊奉進來攪了一棍子嗎;董承這個人也是董卓原來的部將,和郭汜不大對付。於是這些人在一路上經常發生些摩擦,幾個派系計程車兵一直在磨刀霍霍,這讓手無寸鐵的獻帝和楊彪等一干大臣就提心吊膽了,政治高壓加軍事威脅,換誰受得了?

獻帝一直在期盼,走遠一點,再走遠一點!走得越遠越安全。只要脫離了李傕郭汜的控制地盤,東方總還有漢室的忠臣!但是郭汜還是醒悟了過來:不能把天子放走!

不能把天子放走,當然不能!你李傕郭汜何德何能可以在長安作威作福?你有兵馬,袁紹曹操沒有嗎?劉表袁術沒有嗎?但是你們有一樣東西他們沒有

——天子:漢室正統的代表。擁有了他,別人打你他們就是叛臣,你打他們就是師出有名,這樣好的東西,怎麼能放走呢!而且他和楊定之前的打算,就是要掌握天子啊!

於是郭汜反悔了,他要把漢獻帝重新送回去

——去他郭汜的軍營。他馬上組織人馬去獻帝的馬車那裡要重新把天子擄回去。這時候楊奉的作用就體現了:天子躲進了他的營中,楊奉率兵出馬,將郭汜的兵馬打散,郭汜見勢不妙帶著自己的人躲進了南山之中。

還有一件事情發生華陰,在華陰有一個將領叫段煨,也是董卓以前的部將。獻帝的車隊行進到華陰時段煨知道了,皇帝來了不去迎接不行啊,面子還是要做足。於是段煨擺了個大排場,將獻帝迎進了華陰境內。楊定這時候出來做妖了,他和段煨的私下關係一直不好,現在看他賺足了風頭,就開始生了挑撥之心。

段煨迎接獻帝的時候因為看到了楊定,怕楊定背後給他來一手,於是就沒有下馬,只在馬上作了一個揖,而且臉色還不大好。這時候楊定的人就說話了,這個人對漢獻帝說:

“段煨想造反!”獻帝說人家好心好意來接我,做足了人臣的本分,怎麼會想造反呢?你別亂說。

那人指了指馬上的段煨

“陛下你看,他不是在華陰邊界迎接的你,這是不尊;他向陛下您行禮連馬都不下,這就是不敬;他還一臉的殺氣,這就是要謀反的前兆啊!”但是一旁的太尉楊彪說不對!別瞎說!段煨根本不會造反,我楊彪敢替他擔保!

這時候董承又進來插了一竿子,他說:

“我看見郭汜的人馬進了段煨的軍營了。”

這話一出,漢獻帝就蒙了,也不敢住進段煨的軍營,於是就在外面找了一塊地方住了下來。這時候楊定再次做妖,他直接帶人往段煨的軍營打了過去,但是在交戰期間段煨還是一直好吃好喝的對待漢獻帝,不斷送食物給他,這樣的臣子也是難得。

楊定久攻段煨不下,後面的李傕也醒悟了過來,於是在南山找到郭汜,兩人聯合追了過來。這邊的張濟和董承又合不來,但是他勢單力薄的,於是領著兵馬和李傕郭汜會和,要一起再劫天子。

興平二年(公元

192

年)十一月,雙方的人馬在弘農(河南靈寶市)交戰,可惜董承和楊奉、楊定的雜牌軍打不過李傕郭汜張濟的西涼鐵騎,被殺了個人仰馬翻,楊定甚至轉逃荊州,後來下落不明。跟隨的公卿大臣被擄去一大半,女眷和輜重這些東西也都流失殆盡。

情急之下,楊奉只好假裝求和,他和董承商議,一邊和李傕郭汜議和,一邊去求助於他原來的

“黃巾軍朋友” 李樂、韓暹、胡才等人,主意定下了,立馬實施!後來楊奉果然從這些人和南匈奴右賢王去卑那裡借到了人馬,並且還打了準備議和的李傕等人一個措手不及,漢獻帝的車駕這才得以繼續東歸。

他們罷休了嗎?沒有。

十二月,李傕郭汜的大軍再次追上了他們,

“噠噠”的西涼騎兵的馬蹄聲再次在身後響起,寒光陣陣,鐵蹄咆哮,可憐的漢獻帝啊,終將再次陷入風暴。

(未完)

相關文章
血腥筵席:論楊奉、韓暹之死2022-06-24
此人是漢末名將,平定黃巾之亂,卻敗於李傕郭汜之手2022-06-24
苻堅的友好就是挑戰人性?淝水之戰是試金石,也有忠心耿耿之人2022-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