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書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历史

北魏南伐無功,全面撤兵

由 Confucius... 發表于 历史 |2022-06-24|

北魏南伐無功,全面撤兵

孝文帝還在鍾離沒有撤兵之時,仇池鎮都大將拓跋英請求率領梁州的軍隊會同劉藻一起去襲擊漢中,孝文帝准許了他的請求。

南齊梁州刺史蕭懿(蕭衍的哥哥)派遣部下尹紹祖、梁季群等率領兩萬兵馬,佔據險要之地,構築了五座營柵,居高臨下,隔水為營來抵抗北魏軍隊的進犯。

拓跋英對部下說:“他們的主帥出身低下,不能統一協調作戰,我如果挑選精兵集中力量攻打他們的一個營壘,其他的一定不會來救援。如果讓我們攻克了一個營壘,其餘四個就都會不戰而逃。”

於是,拓跋英率領精兵對其中一個營壘發起了猛攻,一舉攻克,其他四營見狀,紛紛潰逃,結果北魏軍隊生擒了梁季群,斬首三千餘名,俘虜七百餘人,然後又乘勝追擊,長驅直入,逼近南鄭。

蕭懿慌忙派出部將姜修去抗擊拓跋英,拓跋英趁其不備攻擊,姜修屢戰屢敗,結果自己及其部屬全部被北魏擒獲。

拓跋英率部返回之時,蕭懿手下的其他軍隊相繼趕到戰場。由於拓跋英部下的將士已經十分疲憊,根本沒有料到蕭懿的人馬會追趕上來,所以非常懼怕,就準備逃跑。

但是,拓跋英卻不為所懼,他神色自若,故意騎馬緩行,登上高處瞭望敵情,東指指,西劃劃,做出一副指揮部屬的樣子,然後整理好部隊,列隊前行。

蕭懿的軍隊見此情形,懷疑拓跋英設有伏兵,猶豫不前,並且掉頭回撤,拓跋英見敵方中計,馬上下令追擊,大破敵軍,於是乘勢圍困了南鄭。

拓跋英下令部下將士不得侵犯、掠奪當地百姓,所以周圍百姓紛紛前來歸附。蕭懿據南鄭城固守,這時,蕭懿屬下的範絜先正率領三千多兵馬在外面,想趕回來援救南鄭,卻被拓跋英以伏兵截擊,全部被擒獲。

南鄭城被圍困數十日,城中一片惶恐。錄事參軍庾域把已經空了的數十個糧倉貼上封條,指給將士們看,並對他們說:“這些倉中都裝滿了糧食,足夠支用兩年,你們只管努力固守。”這樣,軍心才得到安定。

這時,北魏孝文帝已經撤軍,下令拓跋英也撤兵返回。拓跋英遂安排軍中老弱病傷先頭而行,自己率領精壯兵力殿後,以便抵達南齊追兵,並且派使者去向蕭懿告別。

蕭懿以為拓跋英在使詭詐之計,所以,拓跋英撤走一天了,他還不敢開啟城門。到了第二天,蕭懿才派遣部將去追擊。拓跋英與將士們一起下馬迎戰,嚇得蕭懿的追兵不敢逼近,就這樣尾隨了拓跋英四天四夜,才不得不撤回。

拓跋英率領部隊進入斜谷,恰遇天降大雨,行軍異常艱苦,將士們砍斷竹子,把米裝在竹筒之中,騎在馬上手拿著火把燒烤竹筒,做成米飯。

之前,蕭懿派人去誘說仇池的各支氐族部落,讓他們起兵截斷拓跋英運送糧草的道路和後撤時所經之路。由於歸路被氐人所堵,拓跋英統率部下奮力反擊,邊戰邊走,氐人的箭射中了拓跋英的面頰,但是他帶傷指揮,終於率領全軍回到仇池,並且討伐平定了反叛的氐族部落。回去後,拓跋英因功升為安南大將軍,賜爵廣武伯。

北魏南伐無功,全面撤兵

城陽王拓跋鸞等人進攻赭陽,各位將領之間不能統一行動,已經圍攻了一百多天,但是還不能攻下,諸位將領就準備不再攻城,而採取圍困的辦法使城內無法堅持下去而屈服。

只有李佐獨自率部晝夜攻城,將士死傷非常多。明帝蕭鸞派垣歷生前去援救,北魏將領認為眾寡懸殊不能抗擊,想要撤退,只有李佐獨自率領二千騎兵迎戰垣歷生,結果大敗。

盧淵等人引兵退去,垣歷生在後面乘勝追擊,大獲全勝。南陽太守房伯玉又在沙堨打敗了北魏薛真度。

拓跋鸞等人在瑕丘晉見孝文帝,孝文帝指責他們說:“你們畏敵敗逃,辱我軍威,罪該處死。朕因為新遷都洛陽,特別從寬處理。”於是,降拓跋鸞為定襄縣王,盧淵、李佐、韋珍等人皆被削去官職,貶黜為民。因為薛真度與他的堂兄薛安都有獻彭城投降北魏之功,保留了他的爵位和荊州刺史之職。孝文帝說:“如此處理,進則足以表明他的功勞,退則足以彰示他的罪過了。”

北魏出兵攻打南齊之時,明帝蕭鸞聽說孝文帝宣稱要一直攻打到長江邊上,飲馬於長江,非常害怕,特命令主管南兗州事務的廣陵太守蕭穎胄把居民都移入城內,百姓們因此驚恐萬分,紛紛打算收拾家產渡江南逃。

蕭穎胄認為北魏軍隊離得還很遠,就沒有立即執行蕭鸞的旨令,後來北魏軍隊果然沒有到達那裡,百姓這才安定下來。

北魏入侵南齊時,派去祝賀海陵王蕭昭文即位的使節盧昶等人還在南齊的建康,沒來得及離開。南齊人非常仇恨他們,因此就像喂牛馬一樣把豆子蒸熟讓他們吃。

盧昶十分恐懼,就吃了,由於害怕和屈辱,所以汗淚交加。但是,張思寧卻義正言辭地加以拒絕,寧死而不受屈辱,最後死在所住的客館裡面。

回到北魏之後,孝文帝責備盧昶說:“人誰沒有一死?為何貪生怕死到了把自己等同於牛馬的地步?你屈身辱國,即使遠的不愧對出使匈奴十九年而不屈節的蘇武,難道同眼前的張思寧比較一下還不感到羞愧嗎!”於是,革除了盧昶的官職,貶為平民。

太師京兆武公馮熙在平城去世,孝文帝到達彭城為馮熙舉行哀悼儀式。由於太傅拓跋丕不樂意遷都洛陽,所以與陸睿一起上表請求孝文帝返回平城參加馮熙的葬禮。

孝文帝不同意,對他們說:“自從開天闢地以來,哪裡有天子老遠地趕去給舅舅送葬的事呢?如今剛剛營建洛陽,你們怎麼可以以此事引誘朕,陷朕於不義呢!凡是現在還留守在平城的令、僕以下的官員,統統交付御史貶斥。”

孝文帝沒有采納拓跋丕和陸睿的建議,仍然發出詔令,迎接馮熙以及博陵長公主的靈柩南下,安葬於洛陽。

孝文帝巡視到達魯城,親自去孔子廟祭祀,封孔子後代四人、顏淵後代兩人官職,並且選擇孔子的嫡系後代長子一人封為崇聖侯,掌管祭祀孔子之務,又命令修繕孔子的墓地,重建碑銘。

北魏南伐無功,全面撤兵

孝文帝遊賞洛陽的華林園,觀覽過去曹魏明帝所築的景陽山,黃門侍郎郭祚建議說:“山水是仁者、智者所喜愛的,應該重新加以修復。”

孝文帝回答說:“魏明帝以奢侈失之於前,朕怎麼可以布其後塵呢?”沒有采納他的建議。

相關文章
曾經是一個年輕有為的草原雄主,還建立了北魏,結局卻很悲慘2022-06-24
北魏帝室十姓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稱呼?2022-06-24
《曾想盛裝嫁予你》第216章 意見不合…就睡服!2022-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