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書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历史

現代人起源假說

由 lindan9997 發表于 历史 |2022-08-07|

人生三大哲學問題:“我是誰?”“從哪裡來?”“到哪裡去?”從科學上看,第二個問題正是探究人類起源。現代人類,即“智人”,屬於靈長目人科人屬智人種。在距今1-20萬年,除了智人,人屬內還包括曾活躍於西歐地區的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等其他人種。20-200萬年間,則是直立人,如生活在中國地區的北京猿人。中國境內發現的大荔人、金牛山人、馬壩人亦是早期智人的代表,晚期智人,又稱解剖學意義上的現代人(英語:Anatomically modern humans),晚期智人才是現代人。因此,古人類學最複雜、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早期智人和晚期智人之間發生了什麼?

希望觀網網友有探究的科學精神,不要只是被情緒左右而發洩。

學術界長期以來普遍認為,人類最初起源於非洲,演化到直立人後,部分群體在大約200萬年前走出非洲擴散到亞洲和歐洲,進而演化成早期智人和晚期智人。

學術分歧出現在從直立人到晚期智人的演化過程——這種演化在各地區是連續的,還是被替代的?

在現代人的起源上,有兩種主要假說:“非洲起源說”與“多地起源說”。

“多地起源說”認為,世界上四大“人種”都與本地區更古老的人群不可分割。其依據的研究手段,主要是對比分析世界各地區古人類化石的形態異同。我國吳新智教授是提出者之一,也是堅定的支持者。

“非洲起源說”則認為,非洲是現代人唯一的起源地,現代人類(即晚期智人)是有別於直立人和早期智人的一個新的物種,大概在20萬-14萬年前起源於非洲。這種觀點得到了分子遺傳學證據的支援。我國的付巧妹博士和金力教授持這種觀點。在2001年的時候,金力教授帶領的研究團隊在全球權威科學雜誌上發表了一篇名為《Y染色體遺傳學證據支援現代中國人起源於非洲》的論文,這篇文章從DNA的角度分析,得出了“現代中國人起源於非洲”這個結論。

2017年中南大學醫學遺傳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黃石提出了“東亞起源說”,認為現代人的Y和線粒體DNA起源於東亞南方,然後透過遷徙並與古人類雜交而散佈到全球,非洲人有更多中國南方湖南人的血統,提示現代人可能出自以湖南為中心的東亞南方地區。該觀點後續沒有新的進展,且無法完善解釋為何現代人發源地會混入尼安德特人基因而非洲卻沒有。

目前國際主流研究觀點,約80萬年前,早期智人起源於非洲,分出三支:

1。一支留在非洲,繼續演化。

2。一支進入歐洲,演化成覆蓋歐洲大部分地區的尼安德特人(尼安德特人的遺蹟最早是1856年在德國的尼安德谷所發現),一直到2萬年前,才被走出非洲的現代人祖先替代。尼安德特人與現代人的基因年齡差距80萬年。現代歐洲人有少量基因遺傳。

3。一支進入亞洲,演化成覆蓋亞洲大部分地區的丹尼索瓦人(2008年在西伯利亞南部阿爾泰山脈的丹尼索瓦洞發現),丹尼索瓦人的基因在澳大利亞有遺傳,而往澳大利亞只能透過東南亞。中國境內的早期智人,都屬於丹尼索瓦人。如大荔人、南京人。

500

“非洲起源說”與“多地區進化說”的程序圖

1987年初,卡恩和威爾遜等人提出,將所有嬰兒的線粒體DNA向前追蹤,最後會追到大約20萬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一個婦女,即現今全世界人的祖先。大約在13萬年前,她的一群后裔離開了其生活的非洲家鄉,分散到了世界各地,代替了當地的土著居民,最後在全球定居下來,演化成了現代的不同人種。於是有人把這種理論叫做“夏娃理論”。認為現代人類是單一起源並來自非洲。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張明在《史前古人類之間的基因交流及對當今現代人的影響》上也同樣介紹:

研究表明,在史前時期,

早期現代人向非洲以外地區擴散時,遭遇到了現已滅絕的古老型人類,他們在同一時空內長期共存,併發生了基因交流

,有一部分古老型人類基因因此流向了現代人,有些基因一直流傳至今,對當今現代人的基因組成產生重大影響;此外,不同古老型人類之間也存在基因交流;而早期現代人也對部分古老型人類的基因組成造成了影響。化石與古 DNA 資訊的證據均表明,史前各種人類之間的基因交流在多個地區發生多次,他們的基因交流共同構建了當今現代人的基因庫,並在生理機能、形態和疾病發生率等方面對現代人造成了深遠的影響。並認為:

最近在中國南方發現的約生活在 8~12 萬年前的早期現代人化石表明,現代人離開非洲並遷徙到其它地區的時間可能比之前認為的更早,現代人遭遇尼安德特人並與之發

生基因交流的時間也可能更早。在中國多個地方發現的具有

尼安德特人典型特徵的古人類化石

都支援這一推論,其中就包含有距今約 10 萬年的早期現代人樣本,可能也是基因滲入的結果。

500

晚更新世時期古老型人類與現代人可能的基因交流情況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古DNA實驗室主任付巧妹在《從古DNA發現的人類祖先史》演講中也指出:

人類的祖先最早是在180萬年前走出了非洲,而且幾十萬年以來不僅非洲有古人類,歐亞也有,比如尼安德特人。在亞洲也曾經存在過我們非常耳熟能詳的古人類,像北京人、大荔人、馬壩人、丹尼索沃人等。

學術界的一種觀點認為,當今現代人擁有一個近期的共同祖先(存在於大約10萬至5萬年前),也就是說,世界各地的遠古人類中只有一處的人群成功地演化為解剖學上現代型別的智人。可能由於在解剖結構、生理功能以及文化、技術等方面擁有明顯的優勢,所以他們一經出現,便迅速地向四面八方遷徙,完全替代了其他地區的原住居民,並逐漸在適應環境的過程中形成了今天的各色人種。

2010年以前,有關研究認為現代人對於當時的古人類是完全取代的關係,沒有任何相互的交流。一直到2010年,人們才透過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組草圖,瞭解到尼安德特人其實對於我們現代人的歐亞人群都有1%-2%(甚至到4%)的貢獻。

目前國際主流觀點,非洲起源為主的“同化”假說替代了“完全替代”假說。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劉武2019年3月在《近年中國古人類學研究進展—化石發現與研究》的學術講座提到:

透過對黃龍洞、智人洞和福巖洞人類化石進行骨骼及牙齒的形態學研究,將現代人在東亞大陸出現時間提早到10萬年前;對“中國沒有早於6萬年的現代人”這一國際主流觀點提出了有力挑戰。透過對28-13萬年前貴州盤縣大洞人類牙齒化石的研究,發現一些早期現代人牙齒特徵已經在這批牙齒中呈現,提出東亞大陸某些中更新世晚期人類可能已經呈現向早期現代人演化過渡的趨勢,為中國古人類連續演化提供了

一定程度

的支援。

500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高星撰文在《中國科學-地球科學》(SCIENCE CHINA Earth Sciences)上系統介紹了現代人起源這一問題的國際背景和進展,對中國地區新發現的人類化石、舊石器時代考古研究成果和古DNA研究進展進行了細緻梳理。以多重新證據為支撐,評論了現代人起源的不同假說:

1。 古人類學家最早透過化石形態分析提出了現代人和尼安德特人(Neandertal)混血的可能,近年來古DNA研究則進一步證實了現代人和古老型別人類,如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Denisovan)等存在複雜的基因交流歷史。故而,走出非洲的現代人群對其他地區的本土人群“完全取代(Total Replacement)”的假設被逐漸剔除, “雜交”(Hybridization)在人類演化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被廣泛承認, 在一些地區發生過連續、鑲嵌演化的可能性被越來越多的學者所認可,“近期出自非洲說”的

完全替代模式

已不可信。

2。 中國地區古人類化石、舊石器考古學的新研究和新發現顯示,中更新世晚期、晚更新世早期人類化石呈現出同時代人類共有特徵和早期現代人部分特徵的鑲嵌體,如陝西大荔人化石、河南靈井許昌人化石;同時約在距今8-12萬年,中國南方發現眾多早期現代人的化石,如湖南道縣等,遠遠早於“近期出自非洲”假說所認為的6萬年;眾多舊石器考古材料的發現和研究表明,雖然中國發現了一些具有西方因素的石器技術,但卻非主流,並未替代本土固有的石器技術傳統;而且距今10-5萬年間中國地區沒有人類生存的論斷完全不能成立。這些證據進一步強化了吳新智在“多地區進化”的基礎上,針對中國乃至東亞地區的古人類演化和現代人起源提出的“

連續進化附帶雜交”假說

但“同化假說”的觀點是:“以非洲移民取代當地原住民為主,當地古老型人類的基因只起附帶的作用”,與吳新智等人所堅持的“多地區進化假說”——“認為不同地區的情況各不相同,東亞的情況是以當地古老型人群連續進化為主、吸收外來的基因為輔”——仍然區別極大。換句話說,現在兩種假說都承認當地進化的晚期智人基因對現代人有貢獻。

最近二三十年,人們也在非洲發現了更多有現代人特徵的化石。2003年,在非洲衣索比亞,發現了16萬年前的早期現代人。2017年,摩洛哥又發現了28萬年前的早期智人。在近東的以色列,人們發現19萬年前的現代人。2018年中肯聯合考古發掘的肯亞吉門基石遺址發現大量細石器。考古專家稱,這給智人走出非洲增加了重要證據。這些現代人都比東亞發現的早。諸如此類,都是支援現代人“非洲起源說”的證據:在30萬年前至33萬年前,撒哈拉沙漠還是綠洲,大量遠古人類遍佈非洲,互相雜交。

東亞地區的化石記錄表明,從形態學出發,近現代東亞人不可能僅是遷徙而來的非洲人種的後裔。他們的祖先既包括非洲人,又包括在不同時期進入東亞的其他人群以及更早的東亞人。但

遺傳學證據依然支援東亞現代人主要遺傳基因來自非洲智人。

遺傳學、古人類學和考古學在現代人類起源問題上正在逐漸接近,不同理論流派之間針鋒相對的局面正在改變,不同假說的排他性正在淡化,正在向科學真理的方向趨同發展。期待古DNA領域的技術創新和研究突破,尤其是對東亞“早期智人”基因的破譯,來幫助揭開現代人類起源的謎團。

科學,從來都是在爭論中趨向真理。這並不是一道簡單的是非題,而是一個伴隨著科研手段不斷進步、科學材料不斷豐富的不停的修正過程。錯誤或正確,對科學而言,都是一種貢獻。我想任何一個負責任的科學家,看重的都是證據,從來不會讓個人喜好左右判斷。

相關文章
左撇子其實是一種基因變異 並會影響某些疾病發病率2022-08-07
為什麼非洲歷史沒有統一強大的帝國?原因是一個字!2022-08-07
這裡究竟還藏著“鄖縣人”的多少秘密?(一)2022-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