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書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運動

武校裡不為人知的秘密4

由 z小毛不小 發表于 運動 |2022-08-05|

2000年春節,我和李小龍,大個兒一起離開學校,走時我們拿走了所有行李,因為我們已經決定,明年不再來學校。大個兒的父母幫他安排在市防疫站開車,而我決定回老家幫父母照看鋁礦,在我的邀請下,小龍也打算跟我一起去玩一段時間。

現在人們形容一個人有錢都會說“你家裡有礦啊”其實那時候我家裡真有個礦,只不過那時候的礦並沒有現在這麼難辦,而我父親這個礦是個規模很小的石坑。

在我們這邊,幾乎每個村子周邊都會有一個“東坡”或者“南坡”“北坡”“西坡”“坡”其實就是說小山丘。我們村就有一個“北坡”,位於村子北邊。由於耕地比較少,家家戶戶就在“北坡”開荒種地。勤勞的母親在坡上開了很大一片地,種點花生,紅薯。那時候這個坡沒有人管,誰開的地就屬於誰的,村子裡也懶得劃分,因為分了有人還不要呢。

武校裡不為人知的秘密4

大概是96年左右,一個外地人來到村子,帶來了挖掘機剷車,給村裡塞了一些錢就在北坡挖了起來。接下來就是一輛一輛大卡車源源不斷的往外運石頭。此時我們村裡人才知道,原來坡上隨處可見的鋁石竟然很值錢。我們祖祖輩輩守著一座金山竟不知道。

所有人都像瘋了一樣擁到“北坡”佔地,佔到地如果下面有鋁石窩那就是錢。母親原本就開了很大一片荒地種植農作物。心思活泛的父親不像別的兩口一樣揹著鋤頭一點一點的刨石頭,他也找了挖掘機,找了剷車,還請了好幾個遠房親戚來幫忙,我家的鋁礦就這樣開了起來。幸運的是下面真的挖到了石頭窩,雖然不是特別多,但是也足夠父親發一筆小財。

在我家鋁礦旁邊,是我村一上門女婿劉振勇的地,此人好吃懶做,這麼一小片地還是他媳婦一點一點刨出來的。大家都是村裡人,多少沾親帶故,平時見面了也會互相打招呼,關係都還說得過去。壞就壞在有些人永遠看不得別人好。當看到我家石坑挖出石頭窩的時候,劉振勇就坐不住了,幾次三番來找麻煩。一會說機器震動太大,會把他刨的小坑震塌,一會說我們過界了,佔到他的地了。父親本著和氣生財的原則,每次他來找麻煩都是菸酒伺候。後來實在是沒辦法了,找來了村長評理,村長拿著尺子量著地給我們兩家畫了界,還埋了界石。

原本以為此後就相安無事,劉振勇也沒再來找過麻煩。誰知一段時間後還是出事了,劉振勇兩口子像是老鼠打洞一樣,偷偷的打了一條很長的通道,直接挖到我家堆石頭的料場。料場在一天晚上突然塌陷,也幸虧是晚上,沒有人受傷。第二天查明原因的父親勃然大怒。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換來的卻是得寸進尺。父親找到劉振勇,當著很多人的面警告他,這次沒有人員傷亡就不跟你計較了,如果再有下次老子饒不了你。

自此,劉振勇兩口子就在村裡到處說,我們家欺負他們是上門女婿。竟然還請來了鎮上一地痞流氓來給他坐鎮,說是跟他有什麼親戚。

由於此人臉極長,下巴像是一個鏟子一樣凸出,人們給他取個外號叫“挖鬥”,挖鬥從20歲開始就因為打架,盜竊,調戲婦女多次坐牢,至今40多歲還沒結婚,也沒有工作。每天就在鎮上混吃混喝,是我鎮出了名的地痞無賴。

當時大哥在省城上學,而我在武校,這些事我們全都不知道。

我帶著小龍回到家,並偷偷告訴父母他的身世後,善良的母親做了滿滿的一桌菜招待他。整個春節我們都沒有察覺到什麼異樣,只是父親常常一個人喝悶酒。

春節過後,礦上開工,我和小龍就每天在礦上幫幫忙,我記得當時我們倆每挖一筐石頭,母親就獎勵我們5塊錢,當時別提乾的多起勁兒了。

事情發生在某天下午,那天我們像往常一樣在挖石頭,尋思晚上去鎮上找幾個我兒時的玩伴一起喝點。

“啊呀,打人了”突然聽到母親的呼喊。我和小龍聞聲撂下傢伙就往那邊衝。我看到了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畫面。一個極其醜陋的人一隻手抓著母親的頭髮,從土堆上往下拖拽。那天父親不在,只有幾個工人在一邊看著不知所措。

“靠!”看此情形,我瘋了一樣的跑過去,隨手撿起地上一塊石頭,在距離他還有大概一米遠的時候我跳了起來,用盡全身的力氣朝他頭上砸了下去。

“少強,別打!”面朝我的母親看到了我的舉動大聲制止。就是母親這聲呼喊救了“挖鬥”一命。

背對著我的“挖鬥”聞聲扭頭,身體一歪,石頭擦著他的耳朵,砸在他的肩膀上。我順勢把他撲倒,此時小龍也趕到,二話不說對著被我撲倒在地的挖鬥頭上就踢了過去。劉振勇夫婦看到“挖鬥”被打,也跑上來幫忙。可他們哪裡是我和小龍這樣專業人士的對手,全都被我們打的鼻青臉腫躺倒在地。母親眼看要出事,拼了命的抱著我們倆,才把我們拉開。

當天看熱鬧的村民很多,我清楚的記得不知道是哪位好心的村民焦急的對我說:“少強,少強快躺下,一會警察來了他們該訛你了”當時覺得有點可笑,現在想想還多虧了她的提醒。

我拉著有點不好意思的小龍就地一躺。沒一會鎮派出所就來了兩位民警,一眼就看到地上躺了五個人中有“挖鬥”。

一位年齡稍大點的民警說:“都能起來不,能起來就跟我去派出所走一趟”過了一會看沒人動,又說:“都起不來了是吧,那就叫120過來,出車費自理”說到這裡,只聽“唰”的一聲,“挖鬥”就頂著滿頭包從地上站了起來。而我們4個也相繼起身。當天我們5人都被帶到派出所,看到“挖鬥”這個老無賴民警也頭疼。經過調解,各自看各自的傷,下不為例。

晚上,心事重重的父親對我們說“遇事不要衝動,你們以後的路還很長,打傷人是要坐牢的”我知道父親還在發愁這件事。

晚上睡覺前,我和小龍發生瞭如下對話

“小龍,我覺得這事沒完,那傢伙肯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怕他個啥,再跳就還打”

“咱們總不能在家守一輩子吧”

“那咋辦”

“一次性解決了”

“靠,你要幹嘛”

“放心,不打死他,一次性把他搞怕,就像羅志偉一樣”

………………

“少強,如果真要搞他,不能明著來,我們要讓他捱打都不知道誰打的”沉默了良久,小龍說道

“你有什麼辦法”

“……………………”小龍說出他的計劃。

“真有你的”我由衷的佩服,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知道我這個朝夕相處的兄弟有多可怕。

相關文章
瘋傳丨一個高中生的三年總結,太真實了!2022-08-05
英雄聯盟:昔日世界冠軍恐無緣季後賽,RNG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2022-08-05
10歲女孩竟然當了3年小媽媽?因一句話救一個家,原因讓人淚奔2022-08-05